放条复习时候写的摸鱼

今日,又到了林殊到老师家上课的日子。按照惯例,林殊来到金陵郊外黎崇的木屋。以往,黎崇都会早早站在门口迎接自己最心爱的学生,奇怪的是今天却不见人影。

林殊踏进屋内,还没见到人就已听见老师过分爽朗的笑声。掀开帘子,只见黎崇正与一位少年在下棋。少年看起来未及弱冠,只草草束起一束马尾;身上穿着一件松松垮垮的红色袍子,还因为袖子太长而往上卷了几卷。林殊扫了眼棋盘,战局正酣,于是也没有出声打扰,而是安静的跪坐一旁观战。

*

“唉,您还是一如既往地厉害呢。”黎崇苦笑着向少年作揖。林殊惊异于老师竟对这未束冠的少年使用敬称,更讶异于少年毫无愧受的样子,不由惊叹一声。

黎崇这才发现原来林殊已经到了。他笑着拍了拍林殊,对少年说到:“给您介绍一下,这是我最得意的学生,金陵林殊。小殊,快来见过这位……”不知为何黎崇一下子卡了壳,还有些为难地看着少年。

少年一笑。

“哎呀,叫我王耀就好阿鲁~”

评论

© 隔壁的80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