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战止戈】夏天是恋爱的季节

                            胡编乱造的辜止小剧场
                                      ——夏天是恋爱的季节
        虽说在天台“告白”之后,辜战和止戈的关系恢复如初,但自从知道止戈的排名是K.O榜上第二名,辜战的心里还是有点小别扭。谁能想到软萌又小天使的止戈战力指数竟然会这么高呢?每当辜战念及此,总觉得自己的老大地位受到动摇,因此在后面几次相处中总是会不由自主的尴尬,只可惜止戈小朋友单纯(蠢)且天真,完全感觉不到他们之间和以前有任何的不同,于是日子就这样勉强维持着和平继续了下去。
只可惜,辜战的尴尬也就此为止了。
        因为,止戈已经第,三,天,没有和他们一起吃午饭了。
        辜战不爽地嚼着三明治。就算坐在树荫底下,台北的夏天还是越发热了,出汗变多,人也变得口干舌燥。辜战刚想问止戈要牛奶喝,却想起那人早早离开学校不知道去做些什么,心里便越发烦躁了。偏偏旁边的人还吵个不停:“嫣嫣,这个蛋糕很好吃哦,我喂你,啊~~”
       “女人,你够没?”辜战扭过头,狠狠地瞪着举着蛋糕的裘球,“嫣嫣她鸡蛋过敏,你还喂她吃蛋糕?还有,你,真的很吵!”裘球也不甘示弱地瞪回去,“辜同学,我是在喂嫣嫣,又不是在喂你!请你不要多管闲事好吗!”
         眼看着两个人就要吵起来,历嫣嫣连忙对辜战说:“战,不是啦,这个……是分子蛋糕,不含鸡蛋成分的,是裘……裘球特地买给我的。”辜战一滞,只能窝着火看着裘球炫耀般地向他挥了挥手中的叉子,继续笑闹着向历嫣嫣投喂。
        一开始辜战和裘球之间确实产生了一点那么不可说的情愫,然而自从在几次事件中裘球与历嫣嫣巧合的相处中,情况就逐渐发展成了这样,裘球也自然而然的加入了他们的午餐小团体。辜战撇开头,用力的咬着三明治,心里碎碎念着“靠,恋爱了不起哦!”
        所以说止戈这个家伙到底去了哪里?!
*
        会在这里遇见止戈,辜战是万万没有想到的。
        自从母亲去世后,辜战也没有继续经营早餐店的打算。趁着自己年轻而且体力充沛,辜战又多找了几分兼职,其中一个就是在这家高级餐厅中做侍应。于是他就眼睁睁看着止戈挽着一个可爱的女孩子进来用餐。
看着止戈露出平常没见过的温柔笑意,辜战忍不住牙咬切齿地想道:“这个止戈,说好的最喜欢……”他顿了一下,“……最喜欢云寒老师,现在却在跟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女人混在一起。”搞不好这几天的午餐时间止戈也是在陪这个女人!辜战觉得心头烧着的一把火快要逼着他去把止戈拽出去好好打一架,但是想到这份来之不易的高薪兼职,他还是忍下了,开始琢磨明天要怎样敲诈止戈才可以一泄心头之恨。
        然而恰好此时厨师出的那盘菜就是止戈那一桌的。辜战本来想当做没看到,结果转头却看到刻薄经理正虎视眈眈的瞪着自己,只好深呼吸一口气,然后把菜端了出去。
        还没走到他们桌前,辜战就听到止戈带着笑意的声音。听起来和那个女孩子聊得非常愉快。他用力地把菜往桌上一放,打断了止戈正在说的话。止戈被吓了一跳,一抬头,发现竟然是辜战兴奋地站了起来:“战!原来你晚上在这里工作哦!”突然意识到自己音量过大,被全餐厅的人注视着,止戈脸红着坐回座位上,然而还是保持着亮晶晶的眼神看着辜战。
        不知道为什么,辜战看着脸红的止戈,感觉心跳不由自主地加快了几分。
        怎么回事?生病了吗?
        止戈却完全没在意到辜战的不正常,反而微笑着开始介绍自己对面的女孩子。“战,我跟你说,这个是我从小的青梅竹马哦!她这次啊,特地从美国回来探望我的!虽然说很快就要……”
        “够了,”辜战突然非常不爽,心脏也像被一只手紧攥着似地不舒服,语气非常差的说道:“我没兴趣知道与我无关的人。”说罢转身就离开了。
        止戈疑惑地看着辜战大步走开的身影,有点委屈地对对面的女孩问道:“为什么战突然就生气了啊……”女孩看了看止戈,又看了看走远了的辜战,脸上突然挂起了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说:“想知道?那小戈明天就带我去学校转一圈吧~”
        辜战向经理调成在内场的工作,直到下班再也没出去过一步。他不知道自己在躲避着什么,反正就是莫名不想再看到止戈和那个女孩子相处的情景。
        直到睡觉前,辜战的手机响了好几回,但最后,手机还是委屈地被辜战扔到房间的角落,任由电量消耗殆尽。
*
        青梅竹马……也就是说,是他很在意的人咯?
*
        第二天上学的时候,辜战发现止戈竟然没来上课。
竟然敢不跟我说一声就不来上课,这个止戈真是好大的胆子!辜战感觉自己的大脑快被怒火烧着了,偏偏被坐在附近的裘球镇压不能翘课出去。
        ……不过,教育别人好好上课的同时,麻烦不要在课桌底下偷偷地去勾历嫣嫣的手好吗学生会长大人!
        就这么忍耐到了中午,辜战一下课就冲出了教室,决定今天坚决不要跟那对闪瞎人的情侣一起吃饭,结果却在学校的小花园遇到止戈……和挽着他手的青梅竹马。止戈兴高采烈地跑过来跟辜战打招呼,辜战含糊的回应着,却感觉自己不受控制地一直往他们挽着的手那里看,脑子里不由自主就回想起自己跟裘球吵架时对方脱口而出的一句话,“你脾气这么糟糕,就看止戈哪一天会受不了你!”
        止戈的确,为了这个女人,好几天没有出现在他面前。
        是不是,自从那次争吵后,他就已经……不是止戈心里最重要的人了?
        辜战就突然抓住了止戈的手。止戈不解地看着他,眼睛里还是闪烁着单纯却饱含信任的光芒:“战?怎么了?”
        辜战感觉喉咙一紧,心头的那把火就突然开始在身体里乱窜,把他整个人烤的口干舌燥烦躁不安。等他回过神来,就已经把止戈拉到了天台。
        夏天猛烈的阳光把毫无遮挡的天台晒得高温不已。止戈本来就是个容易出汗的人,不一会额头就布满了汗珠。然而他还没来得及擦汗,就已经有些担心地开口道:“战,你最近好奇怪哦,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你还没走出伯母的那件事吗?”
         我奇怪?奇怪的是你好不好!辜战紧紧盯着止戈,忽然大步逼近,两人之间的距离一瞬间就缩减到十分接近的距离。趁着止戈被吓了一跳微微张开了嘴,辜战把手伸到止戈的后颈,嘴唇便狠狠地触在了一起,辜战趁机撬开止戈的牙关,灵巧的舌头横行霸道地大肆掠夺着止戈的空气。止戈先是呆滞,后面开始挣扎,但万万没想到破万点战斗指数的他竟挣脱不开这个怀抱,并且在辜战放过他的嘴唇转战脖子到耳后的时候,发出了一声他从未想象过自己能发出的喘息。
        辜战动作一顿,接而变本加厉地开始轻啄他的耳廓,甚至吮吸他的耳垂。止戈感觉自己的腿阵阵发软,却被辜战紧紧的锁在怀里而无法动弹。他控制不住声音里的颤抖:“战……你到底……想……做、啊嗯、什么……”
        辜战笑了一声。他想明白了。
        于是辜战放过了止戈可怜的耳朵,捧住他的脸逼着他直视自己,“听好了小戈,我,辜战,喜欢止戈,不只是朋友的喜欢。”
        止戈直愣愣的看着辜战,消化了一下,脸就在辜战的直视中“嘭”的一下变得通红。
        看见这种反应,辜战忍不住嘴角上挑:“所以,这是答应了咯?”止戈一愣,连忙开口“战,等一下……嗯……”他的嘴再一次被堵上。不同于前一次的激烈,辜战先是浅尝酌止的轻吻,接着渐渐加重吮吸,开始引导止戈与之交缠。手也悄悄从止戈的衣服下摆伸进去,依循本能开始抚摸着止戈的腰线,一路向上乃至肩胛骨。
        松开的时候,止戈气息不稳,勉强支撑着自己不要完全靠在辜战怀里。他有点气恼,然而内心深处却涌起了一股梦想成真的甜蜜:“战……不可以在学校这样……”
“哦?那就是说在家里可以咯。”辜战脸上带着惯常调戏止戈的坏笑,看着止戈气恼的脸,紧紧地抱住了怀里的这个小天使、
        “小戈,我喜欢你。”
        “……我也是啦。”
                                                   ·夏天是恋爱的季节·FIN

评论 ( 11 )
热度 ( 79 )

© 隔壁的80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