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你与你网友的二三事

预警:这是我投喂给我基友的文😂😂想说发到lof屯一下……
梗源自现实,但是ooc归我😂😂
基友本命是伟晋,所以基本文里只涉及到伟晋而没有湿背秀的其他团员
第二人称。
所以cp就是伟晋x你
*
你在网游上认识了一个好队友,技术很好意识也强,唯一的缺点就是上线时间不太稳定:有的时候天天从早上7点泡到凌晨1点,有时候却整整两个月不见踪影害你以为他弃号跑路。每次他开始玩消失的时候,你就会想,要不是你们默契迷之契合,你早就抛弃他另找一个剑士了,毕竟奶妈从不缺儿子。虽然他准备消失前都会跟你打报备,但是时不时就要等他追上你等级真的是一件蛮让人暴躁的事。

“喂,你到底什么工作啊,为什么老是时不时就要消失。”今天你只是准备上线清一下日常任务,结果却抓到一个号称“这次要消失一周”的家伙在打野。

“沒有啦……就是那個,工作很忙,一工作就會沒時間碰電腦。”

对了,那个家伙自称是台湾人,跟他组队这段时间你强行学会了不少繁体字。

“那你现在怎么会上线?”

“我在等飛機啊,剛好帶上筆電,就玩一下,啊不然回來又要掉你很多經驗。”

还真是用功啊。你正准备夸夸他,却发现待机时会一直扭动的角色突然停止不动,对方的头像也暗了。你以为是信号不好突然掉线,却等了十分钟都不见对方再次上线。

你想,该不会是一直坐着打游戏,害同行的同事生气一把盖上他电脑吧。

“哈哈哈应该不会啦。”

*
今天的你,不太开心。说不好是因为自己考到教师证的事没有公开结果被舍友亏“自己发达不带别人”,还是因为基友今天突然告诉你她脱团了(然后顺手在给你的更新里塞了把刀子)。

总而言之,诸事不顺。

队友刚上线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你切了毒奶模式聚起一波小怪用最浮夸的大招群攻的狂暴模式。

在等待回蓝的时候,队友一直在沉默。你也没太在意,一直在用普攻戳着一只哥布林,天知道人家只是不小心路过。

队友绕着你走了两圈,脑袋上终于冒出一串文字泡。
“……妳來那個了?”

……这家伙有毛病吗!

【你 向 只能左臉 做出了动作 气到呕血】

【只能左臉 向 你 做出了动作 摊手】

被队友角色贱贱的动作逗笑,你突然觉得心头积的郁闷消了大半。

“……没有,只是有点暴躁。在大学毕业之前为未来做多点准备不是很正常的事吗?为什么还会被说造作啊。”

“……”

好像说的有点多 ,你觉得有点尴尬,正准备岔开话题,队友先生却噼里啪啦冒出了一大堆文字泡。

“為自己夢想奮鬥不是什麼可恥的事啊”

“以前我大學的時候才開始為自己想做的事努力”

“一開始確實感覺挺丟臉的,甚至不想去上學也想過要放棄”

“但最後我還是堅持下來啦”

“現在就在做自己很喜歡的事”

“也有一起奮鬥的團員”

“所以努力到最後,一定會有回報的”

啊……

“哈哈哈哈所以这是来自大叔的鸡汤咯?”

“威!!!!我才不是大叔好不好”

你吐槽了一下队友简直像被黄少天附身,队友表示一脸懵逼。

你又忘了你和队友隔了一个台湾海峡的代沟。

*
等等,他是怎么知道懵逼这个词的。

【关于直播】
    今天你们约好了一起刷副本,队友想要先把副本刷完再清任务,你有点奇怪,但是还是答应了。在你们的默契搭配之下,新出的副本轻而易举就把今天的份额刷满了。清闲下来,你们就边等待修补装备边开始闲聊。

“時間正好誒,老實說跟你打online game真的蠻輕鬆的”

“还好啦hhh我们搭配的久啊~那我们等下去刷日常咯?”

“額……就是……等下可以麻煩你帶我划水嗎【哭哭】我等下要直播,拜託拜託~”

哇靠,好嗲。现在的湾湾男生怎么回事?!

你无奈的扶额:“拜托,直播就别打游戏啦”

等等,直播?

“你到底是干什么的啊【笑哭】还要直播,难道是网红吗【笑哭】【笑哭】……诶,参考你的消失频率,难道你是明星??”

“……”

队友突然沉默,你难得直觉自己猜对了,担心队友因为掉马消失,你赶快澄清:“我平时不追星的_(:з)∠)_不要担心被曝光或者别的,你也要相信我的人品不会做这种事啊”

“啊……你在想什麼我剛剛只是在開直播……我當然相信妳啦,妳是我的奶媽誒:-D”

啊。

你摸了摸胸口,是不是最近熬夜多了有点心率不齐,看来最近要注意一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基友突然的尖叫把你吓得差点从椅子上蹦起来,“干什么啊你这家伙!人吓人吓死人好不好。”

“伟晋开直播了啊啊啊!这个人自从工作告一段落以后已经消失很久了QWQ啊啊啊好想他噢!”

又是直播,最近的人都离不开直播还是怎么的。

伟晋是基友最喜欢的台湾男团的主唱,你经常都会听到基友在你耳边念叨,但是从来没吃过安利。因为你对娱乐圈一类的都不怎么感兴趣,老实说,要把时间花费在刷微博蹲直播,还不如再抢两个boss来的开心。

“那我今天开外放可以吗?”

“开呗,我现在任务不重就是刷刷日常。”

你操作着角色采药,队友自从点了跟随就再也没有出现,你不由自主翻了个大白眼。

“hello hello hello,大家~好久不见窝。现在轮到我来给大家直播……”

啊,这个伟晋,声音还不错。你看一眼采药的进度条,决定跟基友一起看一段直播。

屏幕里是一个穿着居家服带着帽子的男生,浓眉大眼高鼻梁,偏偏声音就像大部分台湾男生一样有点嗲嗲的。但是竟然莫明没什么违和感。

长得还不错。

刷得飞快的弹幕一直在求他唱歌,你推了推基友,“你不发弹幕吗?”

“光是看着他都耗费我所有的精力了QWQ诶不然你帮我发弹幕吧拜托他唱歌唱歌唱歌!”

你拿着被硬塞过来的手机有点懵逼,回忆了一下手机里的歌单,打了一串弹幕

“可以唱《失落沙洲》吗?”

“啊,我看到一条,失落沙洲,好啊好啊,我最近也有在追徐佳莹的我是歌手噢”

翻牌来的太突然,正考虑今晚要不要抽几发手游,屏幕里面的人一开腔就一下子把你吸引住了。

虽然只是短短的一段,但是作为声控的你已经完全被折服。

“其实我现在在打游戏……威我怎么可能告诉你们我在玩什么游戏啦,奇怪咧~啊奇怪我的队友怎么停住了……”

啊对了,网游!

你赶快回到电脑前,发现果然角色早就吃完药开始自动原地打坐,在旁边跟着呆站的队友不知道什么时候发来一句“欸妳怎麼停住了”

真的……直播就好好直播啦,还要监工。

【关于花灯】
看到新活动通告的时候,你觉得游戏策划组可能不小心撞到了头。

到底,为什么,要在一个西幻风的网游里面,搞冬至放花灯活动?放花灯就算了,你一个西环背景过什么冬至啊!(不对)但是获取花灯的活动有很多经验,你还是决定顶着羞耻心在冬至那天上线做一下活动。

清完日常以后,队友告诉你他又要消失了,这次会比较久,可能就到年后才能再次上线。

“这次要这么久啊……”

等等,这种小媳妇心情是怎么回事?

你拍了拍脸颊,告诉队友你知道了,顺便吐槽了一下这次的冬至活动。

“咦?你不在家過冬至嗎?我還以為你會跟家裡人一起過節呢”

“没有啊,本来就在别的城市上大学没办法回家【笑哭】在饭堂买份汤圆就算过节啦_(:з」∠)_而且这次活动经验很丰厚诶!到时候你可能要追的比较辛苦了hhhh

队友默了一下,然后头顶冒出一个“?”。

“hhhh……是什麼意思啊,之前經常看到有人彈幕刷這個……”

“【笑哭】【笑哭】就是哈哈哈哈的意思啦,我们这边的网络用语啦”跟队友混多了,你都没发现自己讲话也开始“啦啦啦”。

“誒——”

“我都不懂你們這些妹妹講的話啦”

*
冬至这天,跑任务的你经过主城的护城河,看着河面飘过一盏盏荷花造型的花灯,将护城河染成了一片温暖的红色,竟然也不违和。你感叹虽然策划脑子被夹了,好歹美工还依然在线。

操纵着角色绕着河边走了一段,你点击了一下河面的河灯,才发现可以把河灯“捞起来”看玩家在上面写的愿望。不出意料吃了一嘴狗粮。

你看着背包里的河灯,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你的奶妈和队友的剑客一起蹲在河边放花灯的画面。

你被自己的想象惊吓到了。不明觉dokidoki是怎样!你默默地唾弃了一下自己,却突然发现说好要消失的队友竟然上线了。

“不是说好要工作吗【笑哭】怎么上线了”

“這幾天都是培訓課之類的啦……所以比較有空:-D而且今天這個活動真的很多經驗誒,錯過好可惜~”

当然你不知道的是,队友为了上线还要特地跑去离酒店很远的镇中心。

你陪队友跑了一趟流程。

最后要到主城主神的雕像那里领取花灯。你站在雕像旁边无所事事地等队友从剧情里出来,结果却突然发现了一个惊天大秘密。

你上线之前刚刚肝完一份翻译作业,不小心看到雕像后面的大段英文,脑子一抽就开始进入翻译模式。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大致看懂了大半。

队友出来的时候你激动地把他拉到了雕像背后。“原来主神以前周游列国的时候曾经到过一个东方国家啊!然后他在那里有了一个‘降生于冬天降临之日的’恋人,是恋人告诉他关于花灯的习俗的!策划组好大一个伏笔啊救命!!”

“……”队友盯着一大堆英文,陷入了沉默。

“你英文好厲害啊【笑哭】”

“啊没有啦……因为我大学就是学英语的啊hhhh”

你突然觉得,这个谜一样的花灯活动,也没那么莫名其妙了。

“這麼說起來,只有我們兩個知道這個活動的真正由來咯?”

“对诶!我去官网论坛绕了一圈都没看到说这个的hhhh”
好棒。

你摸了摸悸动的心跳。

好吧好吧。

你承认了。

某些东西确实早已变质。

“我想去放河灯啊。”“好,我陪你去。”

电脑屏幕前,穿着同一色系的队友装的奶妈和剑客静静地站在护城河前,河上的花灯映出一片光晕,两边的草丛还隐隐有萤火虫的踪影。

你忍不住截了图。

还顺手换了桌面。

*

网恋什么的,听起来就很不靠谱啊。

评论 ( 6 )
热度 ( 6 )

© 隔壁的801 | Powered by LOFTER